富二代国产污

“等等,让我整理一下思路。”

苏大为站在窗边,摸着下巴,顺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柱,似乎看眼前有人影在晃动。

大脑中,脑补出蛇头与杀人者在房间内的画面。

两人或坐或立,或交谈,或……

一刀断首。

“蛇头的身边关系、亲属,想必崔六郎和你们已经查过了,有发现吗?”

“目前还没有。”

高大龙独眼中闪过一抹狡诈凶戾的光芒:“但我总觉得他们有人撒谎了,必须用些手段才能橇开口。”

“这个先不提,就算是熟人作案吧,现在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苏大为指了指门:“那人是怎么做到,杀了蛇头后,提着头颅扬长而去的,就无人看见吗?还有,人家提了脑袋走了,这房门,还有窗,怎么从里面锁上的?难不成这个没头的尸体,还能跳起来把门锁上不成?”

这话说的,开始觉得好笑,后来却觉得有些诡异。

想想没头的尸体从血水中站起来。

青涩妹子清新恬静青色花瓣连衣裙唯美动人写真

那场面,怕不是要吓尿。

“这是一桩密室杀人。”

苏大为自言自语道。

这个理论,来自于后世,他曾在以前查案时用到过一次。

不过那次情况不同,是公交署中人在密室被人投毒。

这次,大活人被摘去脑袋,而且空间更加狭小,密室杀人,如何办到的?

头颅去了哪里?

杀人者如何保持房间门窗从内上锁,又是如何提着头颅离开的?

一个问题,牵扯出无数的疑问。

最关键的是,若不能解决这些疑问,就无法判断出,这件杀人案,与之前倭人的案子,是否是同一件案子。

究竟是不想干的两个案子,还是倭人的报复,也就无从谈起。

这几件案子,若背后真是同一条线连接,那便能说得通了。

按苏大为心里所想的逻辑,便是倭人细作借助生意为掩护,与大唐门阀贵族中某位有私下交易,做着不可告人之事。

因为联络信件的意外暴露,所以出手杀了蛇头泄愤。

同时与之联系的生意店铺,又有武顺参与其中,与自己经营的鲸油灯坊,还有商业间谍案之类的恩怨。

可惜,这一切如今都还只是他的设想,缺乏坚实的证据。

至于证据从哪来,只能从眼前,一个个细节中来。

涉及到倭正营的案子,苏大为又无法假手于他人,只能自己亲力亲为。

高大龙眼中凶光闪动:“每次来到这里,看到这些血,我心底就有些烦躁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想杀人。”

苏大为眉头微皱:“你对蚺鬼的凶性还不能控制住?”

“嘿……这东西,我就它,它就是我,谈何控制?”

高大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:“其实一般还好,只是来到这里,这个屋里,空间特别压迫,让我有一种想要杀戳发泄的恨意。”

苏大为心里一惊,看看高大龙,转头向小桑道:“小桑你呢?”

自己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,除了这里的味道确实难闻。

“我?”

小桑抬头,表情不变:“没特别的感觉。”

呼~

苏大为悄然松了口气。

如果同为半诡异的高大龙和小桑都有杀戳暴涨感,那这间屋子就有问题了。

现在只是高大龙有这种感觉,或许,是他体内蚺鬼的力量增长太快,这边环境也确实有些压抑。

“我看看现场的环境,推演一下,你们如果想起有什么有用的事,随时提醒我。”

说着,他忍住心头那么一丝恶心感,蹲下身子,目力集中于地面。

高大龙独眼在黑暗中光芒微闪:“这里其实县衙的仟作和倭正营的人,都已经查过好几遍了,你这样找,只怕找不到什么。”

“他们是他们,我是我,能一样吗。”

苏大为自信的一笑,眼睛几乎要贴到地上。

下一刻,他眼中一亮。

从怀里摸出一双皮质半透明的手套,将其戴上。

见到这一幕,高大龙和小桑都有点懵。

高大龙指着苏大为的手套道:“这是何物?”

“哦,这是我发明的,外科手套,现场的证物最好不要直接用手碰,戴手套可以不破坏其中的性质。”

苏大为恬不知耻的又做了一次抄袭。

这手套是他回来后,让大白熊替自己寻得上好猪肠所制,就像是后世香肠的薄衣一般。

虽然不怎么耐用,但总比直接用手去摸证物强。

从上次公交署密室投毒案后,苏大为便有按后世法医给自己配一些装备的想法。

可惜随后便跟苏定方去征西突厥,直到最近回来才重新开始。

戴上薄膜手套后,他又从袖中取出一个半透明的玻璃小瓶,大约食指粗,半掌长。

接着又从袖里摸出一个小巧的金属镊子。

高大龙看得眼都直了,颇有些瞠目结舌的道:“这些又是什么?”

“哦,这是琉璃瓶,我让西市的胡商帮我弄的,他们知道最好的琉璃匠人,这工艺据说从波斯大食传过来,这把金属钳子,我让西市的铁匠坊帮我制的,还有一些别的小玩意。”

“这些……做这些有什么用?”

苏大为没有回答,他摒息静气,用镊子从地板缝隙里,夹起一根毛发。

“为了方便采集证物。”

将毛发放入琉璃瓶中,盖上瓶塞,苏大为松了口气,似乎完成一件很了不起的工作。

“就这?就这?”

高大龙感觉有点方:“你直接用手指一夹不就出来了?还戴甚手套,还夹子,琉璃瓶,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?”

“这不是夹子,是镊子,唉,跟你说了也不懂。”

苏大为头也不抬,眼睛继续在地上搜索。

他是异人,目力非比寻常。

在他的集中目力下,地板上的一切,在眼中都被放大了许多,犹如放大镜般。

从进门的位置开始,他分块将地板逐一搜索。

陆续,又从地上发现几根毛发,还有一些皮屑。

你要说他做这些有何意义?

以大唐的科技条件,就算采集到凶手的DNA,也无法化验,好像是没有意义。

然而对苏大为来说,又有些意义。

比如说,如果采集到的这些,有被害人的,也有凶手的,那么,在异人的能力之下,毛发里的某些气味,也许能被放大。

到那时,就有了意义。

家里还有黑三郎这条天狗在,这也是苏大为破案的一张王牌。

又或者,通过这些毛发,能验一下,看看是否带有毒性。

比如砷中毒,水银超标之类,铅汞一类的毒,是能通过头发验出来的。

当然,这种可能性比较小,但总比没有强。

没有摄像头,没有后世的科技设备,要想破这种无头的密室杀人案,除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真的就没有别的好办法。

“阿弥,你就捡几根头发,真的有用?”

高大龙独眼中光芒闪动,显得有些焦躁:“这东西,天知道是不是我们落下来的。”

“嗯,你说得有可能。”

苏大为一边将装有证物的琉璃瓶收入袖中,一边道:“但是我们来这里时间短,蛇头和那凶手待的时间长,所以更可能是他们留下来的,我验一验,或许会有意外收获。”

“随你吧。”

高大龙摇了摇头。

“别看不起地面这些蛛丝马迹,魔鬼总在细节中嘛。”

苏大为呼了口气,将镊子和手套也摘下来。

“什么鬼?”高大龙和小桑一起朝他看过来,感觉更看不懂他了。

“你们想,凶手无论怎么掩藏,他总要从大门走进来吧?总不能飞进来吧,所以房间地面,是最有可能发现线索的。”

“就那几根毛?”

“我也想多发现点啊……”

苏大为耸了耸肩膀:“脚印什么的,都凌乱了,不知被多少人踩踏过,这就是你们的保护现场?”

这话一问,高大龙略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:“这个嘛,县衙差役来过,倭正营也查,还有杵作,大理寺的人……”

苏大为苦笑:“那他们有没有采集到凶手的脚印,凶手是男是女,多大年纪?”

在后世的刑侦里,专门有一个痕迹学,包括脚印、笔迹这些。

其实通过脚印来断案,推断凶手男女老幼,最早都可追溯到先秦时代。

古人的法医学知识,有时令人叹为观止。

地面看过了,接着就是看四周。

包括大门、窗口,墙壁,这些都是要重点关注到的。

苏大为要据此推断出,究竟是真的密室杀人,还是凶手故意布下的机关。

比如他就知道一种方法,可以用一种极坚韧的丝线绑住窗栓,等杀人后从窗口跳出,再抽出丝线,利用丝线这种小道具,将窗户关合上,从内部看天衣无缝,就像是被人从里面栓上的一样。

但苏大为同时也知道,像这些机关手法,必然会留下痕迹。

雁过留痕。

哪怕是异人又或者诡异,想要一点痕迹不留的密室杀人?

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不过片刻之后,苏大为便惊讶了。

这个房间里,从他的搜索勘察来看,还真没留下如丝线划痕这种痕迹。

没有机关?

没用任何道具?

对方究竟是如何完成密室杀人的?

想了想不死心,他开始第三轮搜索,这一次,是针对死者鲜血喷溅出的形状,以此判断凶手动刀的方位,还有力度。

不同的方位挥刀,脖颈被切开有先后的时间差,颈血便会造成不同的喷溅痕迹。

“嗯?这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