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实验室隐藏入口

原本笑吟吟的光老脸色大变,身形一闪,就冲向了甲板。

姚泽心中大奇,这老头的轻身功夫竟比筑基期修士还要快捷三分,连忙跟着朝前跑去。

此时他只能用双脚“跑”了,千丈大小的甲板上,已经站了不少双角族人,一个个面露慌张,其中一道沙哑的嗓音高呼着:“开启防御!”

百余位双角族人不住地在四周安置着圣玉,巨船上各色符文同时闪烁,一道彩色光幕突兀地出现在半空,而其余诸人根本不用吩咐,各自拿出一个圆形物事,颜色各异,表面光滑,而光老也递了一个过来,上面还带着一个丝结。

“快点,这些鬼蝠十分可怕,防御根本挡不住它们的声音攻击!”

光老说着,一块圣玉就塞进了圆物下面的凹槽内,随即朝脖子上一挂,一个青色光幕就笼罩了脑袋,双手比划着,让姚泽赶紧也带上。

姚泽有些好奇地依言带上,四周瞬间安静下来,看来这光幕可以隔绝声音,而四周众人都带上了此物,可脸上的神情依旧紧张之极,纷纷端坐下来,一时间整个甲板就他自己站在那里,显得很突兀。

很快暗红的天空中飘来一团黑云,速度竟疾如闪电,数个呼吸就笼罩了整个巨船。

姚泽抬头望去,一时间也忍不住瞳孔一缩,眼前哪里是什么黑云,竟是数不尽的诡异生灵!

此妖通体漆黑,双翅展开,遮天蔽日般,头部一张硕大的巨口,獠牙森然,一对猩红眼珠似两团灯笼般,口边还有丈许长的细须,微一挥动,笼罩在巨船上的光幕就是一阵颤抖。

“七级冥兽!还有一部分八级、九级的!”

虽然无法运转真元,可姚泽的眼光还在,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妖物的实力,心中也忍不住倒抽口凉气。

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

如果只是十只八只的,即便他失去了真元,也不会畏惧什么的,可眼前这些冥兽足有万余头,估计就是魔王遇到,也只有落荒而逃了……

绿光一闪,曼妙的身影就出现在甲板之上,姚泽心中一动,正是那位带着丝纱的夫人。

只见此女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祭出防御,烟眉微蹙,俏目在天空中似乎搜寻着什么。

“吱……”

一阵刺耳的尖鸣突兀地响起,这声音源源不绝,无穷无尽般,虚空一阵扭曲,原本端坐在甲板上的众人一个个东倒西歪,似乎难以承受,而一旁的光老也是面色惨白,苦苦支撑。

姚泽眉头微皱,无数鬼蝠竟同时发出音攻,饶是自己也觉得识海一疼,不过“混元培神诀”微一运转,就安然无事,反倒是那位绿裙女子十分淡定,娇躯只是一晃,就恢复了正常。

看来拥有一对赤色尖角,实力明显高出一截的。

那绿裙女子也察觉到异样,螓首转过,俏目有些惊疑地望过来,片刻后,素手一扬,做个手势。

姚泽有些奇怪,不过依言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圆物,客气地一拱手,“姚泽见过夫人,还没有感谢夫人的搭救之恩。”

“你什么修为?有大魔将修为吗?”女子没有多说,毫不客气地询问道。

姚泽点点头,却见女子俏目中闪过喜色,“如果你神识没有问题,帮我寻找那头淡金色长须的鬼蝠,不然它们的攻击不会停止!”

就这片刻功夫,那些冥兽口中不住地尖鸣着,同时双翅不住扇动,无数道风刃朝着防御光幕不住地倾泻而下,整个巨船都跟着晃动不已。

“淡金色长须?”

姚泽心中疑惑,不过也没有拒绝,当即如潮的神识狂涌而出,转眼就把万余头冥兽笼罩其间。

一旁的绿裙女子目露讶色,显然她没有想到对方的神识竟一点不弱于自己,如果她知道姚泽只是动用了五成神识,不知道会有多么惊讶。

很快姚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万余头冥兽都在眼前一清二楚,一个个凶猛可怖,根本就没有此女所说的淡金色。

“那头冥兽十分狡猾,应该会有些伪装……”形势愈发危急,绿裙女子有些着急地低语道。

众多双角族人已经瘫软在地,连光老也无法支撑的模样,显然这光幕对于音攻防御有限,而巨船上方的光幕反而安然无恙。

姚泽微微颌首,如果有些伪装,自己还真的没有察觉,当即神识再次扫过,眉梢蓦地一挑,“左侧三百步!”

一堆鬼蝠中间,有头冥兽的长须有些短,如果不注意,根本无法察觉,此兽忒也狡猾,竟把淡金色的长须收缩回去部分。

绿裙女子依言望去,俏目露出喜色,显然也有所发现,素手翻转,一块方砖模样的东西就托在了掌心,随着裙袖抖动,五块颜色各异的条形元晶就插进了其中,下一刻,一团五彩光芒突兀地显现,随着女子一声娇叱,刹那间,一道碗口粗细的光柱从掌心中勃然发出,一闪即逝地朝光幕外激射而去。

姚泽看的真切,只见那光柱丝毫无差地击中了那头冥兽,道道电弧不住跳跃。

此时那冥兽再也顾不上隐匿,獠牙交错,双翅急速摆动,淡金色的长须一阵急抖,所有的鬼蝠同时暴虐起来,刺耳的尖鸣声愈发狂暴,巨船上方的光幕也跟着剧烈晃动起来。

“啊……”

十几位双角族人已经无法坚持,状若疯狂,双手乱舞,直接把脖子上的圆珠给撕扯掉,可仅仅一个瞬间,就五孔出血,立毙当场!

绿裙女子恍若未闻,俏目死死地盯着外面,那头金须鬼蝠并没有坚持多久,作为冥界生灵最为惧怕雷电,双翅展开,朝着远处疾驶,可惜根本无法摆脱,丝丝电弧在身躯上不住跳动,数个呼吸之后,就化为一道青烟,消散于天地间。

那头鬼蝠已死,所有的冥兽顿时失去了主心骨,各自乱叫狂舞起来,巨船外面更为热闹,可原本刺耳的尖鸣声竟不知去向。

原来之前这些冥兽都有着统一行动,才有着强大的杀伤力,原本瘫倒在甲板上的众人也恢复了平静,一个个把脖子上的圆珠摘下,脸上都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,而绿裙女子只是淡淡地吩咐一声,“全速前进!”

话音未落,芳影已渺。

姚泽心中一动,这次他看的清楚,似乎那女子挂在腰间的一件碧绿吊坠蓦地一闪,光芒包裹着对方就消失在原地。

不过他第一次见识到所谓魔械的威力,心中还是震撼不已,几块元晶就轻松灭杀一头九级冥兽!

这么远的距离,就是他自己修为未失时,估计也没有如此轻松。

光老忙着救治那些受创的族人,可这等声音攻击本就凶险之极,凡是那些自己发狂撕扯掉防御的,无一幸免,其余众人虽然有所伤害,各自祭出一块块符咒后,转眼竟恢复如初,看的姚泽也是惊诧不已。

巨船的驱动正是靠无数符咒同时施为,那些鬼蝠疯狂地攻击着光幕,可在这等庞然大物面前,如同蚍蜉撼树,根本无法阻挡。

可那些鬼蝠似乎不愿意放弃,一时间形成一个壮丽奇观,无数鬼蝠随着巨船朝前疾驶,同时不住地攻击着防御光幕,如此竟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,巨船速度根本未减,那些冥兽才不甘地放弃了。

姚泽低头看着身下的漆黑河流,两侧竟无边无际,和本体当初带着江河所遇见的冥河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而且这里也没有沉浮的芸芸生灵。

“大人,夫人有请。”

正当他心潮澎湃之时,一道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,回头望去,见一位身着青袍的中年男子恭敬地陪着笑。

亲眼目睹了之前这位不死不活的修士,竟然和夫人一样,在鬼蝠来袭的时候,坦然自若,甚至什么防御都没有用上,在场的双角族人一个个对他都恭敬有加。

在何时都是强者为尊,姚泽也没有倨傲,随和地笑了笑,就跟着对方朝前行去。

“大人,这舷梯没有吩咐,我等是不能踏上的,请大人自行上去。”中年男子退后一步,指着眼前一条数尺宽的舷梯道。

姚泽随意扫过,毫不犹豫地拾阶而上,一道轻笑声在头顶响起,“看起来你挺斯文的,怎么把黑哥吓得几天都不敢吃东西?”

一张清秀的面庞带着笑就站在舷梯口,脸颊上的一对酒窝很是醒目,丝毫没有因为之前让那头巨狗去生吞对方,而有什么内疚之情。

姚泽自然不会去计较那些,当时自己的情形和死人无异,笑呵呵地点点头,“兰姐好,还没有感谢你的救命大恩。”

“真的感激?那好,这句话我可是记住了。”兰姐抿嘴一笑,这才让开了道路。

此处是巨船的顶层,四周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盆花,居中有个竹制摇椅在轻轻晃动,上面慵散地坐着那位绿裙女子,依旧丝纱遮面,而身后还有几位俏丽的侍女站立。

“请随意坐吧。”女子素手一摆,并没有起身相迎什么的。

姚泽当然不会拘谨,随意坐在了一旁的竹椅上,立刻有侍女上前捧来香茗。

绿裙女子没有立刻开口,姚泽也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,等他把一杯香茗慢慢品完,女子突然说道:“阁下是来自蛮荒妖界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