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ars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!

小小员外的儿子,比起普通百姓,地位是高了一点点。

单凭方唐镜这点资本,莫说踏进皇后寝宫,即便站在皇宫之外的大门口也完不够格。

但他自幼炼丹天赋极佳,曾荣获丹阁分殿举办的青年炼药大赛冠军。后来,拜入北齐第一丹药宗门,药皇轩。

从北疆学成归来,仗着是药皇轩的弟子,如今他的地位截然不同,瞬间高大起来,最起码那些丹药的术语唬得人一愣一愣。

言语之间,秦浩和纳兰梨姐妹俩,被纳兰正刚带进了皇后寝宫。

对于儿女身边的这位“师兄”,纳兰正刚没有继续详细追问,压根也没心思,也没心情去款待秦浩。

何况,秦浩没有资格让他款待。

此时雀清宫内一片忙碌,有大量禁卫严防把守,宫内还有无数宫女的身影来回疾奔,显然皇后的病情非常恶劣。

还未踏进门,秦浩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强烈的吵闹声。

吵闹声中夹杂着鄙视,以及对丹阁丹术的严重羞辱。

“吕殿主,好久不见,没想到居然活着,怎么还没老死?的年龄也该死了。”

百年一遇清纯校园美女堪称刘亦菲翻版

“当初我夺得炼药大赛冠军,按理该成为分殿的一名优秀炼丹师,甚至足够引起丹阁总部重视,被总部栽培。”

“结果,却被冷酷拒之门外,扼杀了我的炼丹前途。”

“幸亏我被赶走了,没成为丹阁一员。否侧,也没机会加入北齐的药皇轩,去做药皇轩的弟子。”

“到了北齐后,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地大物博,走进药皇轩,我才知道什么叫正统丹道。是让我看到了丹阁的渺小,丹阁的不堪。比起药皇轩,它是在误人子弟,它属于旁门左道,犹如粪土下贱!”

房内!

俩拨人马对立。

其中一拨穿着丹阁的丹袍,是三名老者,个个气炸了肺,吹胡子瞪眼,满面怒火。

为首之人,正是吕殿主。

七天前,他得到药老的召唤,去参加星月学院的大战,所以吕殿主此时满身缠着绷带,受伤不轻。

为了皇后的病,他也是不顾伤势过来了。

在吕殿主的对面,立着一名神态高傲的青年。

青年一副欠揍的嘴脸,指着吕殿主他们叫嚣不停。

无疑,此人就是药皇轩的弟子,方唐镜。“当年我拒绝加入丹阁,其实也非常心痛,对丹药的天赋确实出类拔萃。可为人方面,太过傲慢,稍有成就,便会目中无人。这种品行不端的人,不够资格成为丹阁的炼丹师,更没资格侮辱我们丹阁

。”

吕殿主的反应很激烈,用力过猛,引发伤势,气得吐出一口血。“哎呀,看把气得,都特么吐血了,我不过说了几句实话而已,就接受不了。丹阁之人难道都像一样无用?救不了皇后娘娘,可我能救。接下来,我便让见识见识我的手段,刚好用我们药皇轩神

乎其乎的手段,狠狠打老家伙一个耳光,让明白当初对我无礼,是多么愚蠢的行为,哈哈哈……”

方唐镜肆无忌惮的大笑,正要朝皇后的卧榻走去。

这时候,秦浩和纳兰梨他们进来了。

方唐镜的双腿愕然间卡在原地,马上失去了救治的心情,立刻转身,一张脸笑成了狗尾巴花,目光火辣辣的盯向纳兰洙。

“阿洙,果然是,我就猜到一定是回来了。难道身旁这位小妹妹便是小梨?几年未见,长这么大了,快让镜哥哥抱抱!”

方唐镜一直非常爱慕纳兰洙,此刻张开双臂,嘴角情不自禁的滑落几丝唾液,望着亭亭玉立的姐妹花,魂快被纳兰洙和纳兰梨勾了去,失态到极点。

“咳!”

伴随轻咳之声,突然,一个高大的猛男出现在方唐镜前方,仿佛一堵墙壁遮挡了他的视线。

秦浩站了出来,他不可能让方唐镜对纳兰梨动手动脚。

方唐镜此时太激动,太兴奋了,一不留神撞进了秦浩的怀里。

而且,他没有秦浩的身板高,所以撞在了对方俩块胸大肌上。

彭!

伴随着闷响之声,方唐镜的头顶传来巨痛,他喉咙一甜,险些把自己撞出一口血,步子“蹭蹭蹭”一顿倒退,狼狈不堪。

他感觉自己犹如撞到了钢板,根本不是人的身体,太他妈硬了。

“是何人?”

方唐镜没有成功,他好不容易止住步伐,怒气横生。

秦浩居然敢破坏他的好事。

“不管我是何人,区区贱民一个,见到俩位公主殿下,不下跪行礼已经犯了大罪,还不自知的来抱抱,更该株连九族。”

秦浩大喝一声,训斥道。

来之前就听到对方辱骂丹阁的丹术。

丹阁传承的丹术乃是秦浩的术法,这分明是看不起老子。

而且还对小梨动手动脚,不把我当哥哥放在眼里吗?

这一声吼,也是吓得众人一个哆嗦。

纳兰正刚一愣,不由多看了秦浩俩眼,心头暗道“这小伙子好威武的架势,有朕的风范。”

他点点头,对秦浩心生好感。

首先保护了自己的女儿,然后训斥了方唐镜一顿。

这个方唐镜确实欠教训,如果不是因为他有救治皇后的方法,纳兰正刚早想将此人一巴掌抽飞宫外。

“无礼,此乃方唐镜方大师,北齐药皇轩的弟子,吾赐他不跪的特权!”

可表面上,纳兰正刚得维护方唐镜,毕竟现在有求于人。

言语之间,他暗中向秦浩传递一个抱歉的眼神。

“哦,原来是北齐药皇轩的弟子,在下失礼了!”

秦浩岂能不明白纳兰正刚的意思,和对方一唱一合,顺了纳兰正刚的心意,否侧,对方没有台阶下。

“咦,这小子可以啊!”

纳兰正刚突然双眸精光一闪,脸放喜悦,对秦浩的好感又增添几分。

他感觉秦浩很有眼力,是个可造之材,待会一定得好好聊聊。可方唐镜就不乐意了,尤其当纳兰正刚解释完他的身份后,他的傲慢成倍的攀升,立刻指向秦浩的鼻子:“现在知道了我牛叉的身份,也该让我知道这个不帅、不高、脸又不白的无名小卒是谁?有什么

资格踏入这雀清宫,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小洙和小梨身边?”

秦浩是跟着纳兰洙一起过来的,这让方唐镜很不爽,心头本能产生巨大的敌意。所以,他要从身份上将秦浩压垮,让对方明白,跟他方唐镜抢女人,是有多么的愚蠢。